您目前的位置:主页 > 原创美女六肖图正版 >   正文

墨白叶青城大结局在线阅读 浅尝则欢免费阅读

来源:本站原创发表时间:2019-09-29

  主角叫墨白叶青城的书名叫《浅尝则欢》,它的作者是燕笑语兮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小说类型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殷凤离搂着墨白的脖颈,呼气如兰,对小厮叫他的称呼很是受用。墨白别扭的别过脸去,尽量不直视他那张如珠如玉的脸。“你别胡闹,快点下去,以后走路当心些。”不住的想要撒手,虽殷凤离现在打扮为女子打扮,但他心中...

  殷凤离搂着墨白的脖颈,呼气如兰,对小厮叫他的称呼很是受用。墨白别扭的别过脸去,尽量不直视他那张如珠如玉的脸。“你别胡闹,快点下去,以后走路当心些。”不住的想要撒手,虽殷凤离现在打扮为女子打扮,但他心中知晓殷凤离为翼男子,况且他从未与一人如此亲狎不觉尴尬异常。

  “墨白,人家的腿脚不便,你怎么狠心,让我自己走路?”说着拿起香帕,一副委屈十足的样子。墨白狐疑的望着他的脚踝,确实浮肿一片,看来他所言非虚。

  若是撒手放他在地上,置之不理,无疑会加重他的脚伤。墨白心意动容,想到自从青城不见踪迹,心烦意乱之际,多亏这个阴阳怪气的殷凤离为自己排忧解难,请给我一列“中国高铁”@微信官虽脾气是骄纵些,但也并非完全讨厌,甚至这段时间的相处,发现他竟如同孩子般,也有着天真无邪的一面。索性也不撒手,抱着人就走向自己的厢房。

  墨白踏入屋内,依旧是绷着脸,将人放在榻上。殷凤离唇边勾起不易察觉的笑意,皙白的十指握紧那垂下的纱帐。淡淡的天青色纱帐,水墨淋漓地写了一幅山水。衬的房内布置考究高雅。

  “怎么,可是疼的厉害?我就说不要穿这女子的装束,弄得个阴阳怪气的,还将自己的脚腕扭伤。”嘴上虽是责备,但手已经轻在他脚腕上按压。轻褪罗袜,握住他的脚踝,白皙圆润,触手丝滑,光滑细致。墨白一时失神,他竟没想到,男子的脚会生的这般白净细嫩,让他摸着爱不释手。

  “暧,墨白疼,你看什么看,是成心取笑我吗?若是治病就快些,在哪里摆弄我的脚踝做什么!”殷凤离一开始确有心捉弄墨白,但此刻看到墨白失神的望着自己脚的模样,却是担心自己。

  墨白揉了揉,柔声问道:“好些没有?若还是不好便是骨头错位了,这下你便是要吃些苦头的。”

  殷凤离在云烟阁为左护法,身份可见一斑。左为尊贵,身份仅在云烟阁主之下,一直都是锦衣玉食的养着,何曾受到皮肉伤痛。六台宝典 图库管家婆2019听到错位,便吓得秀眉拧在一起,双手绞着被褥,指关节微微泛白。

  “怎么,男子汉大丈夫这点痛楚都受不了吗?别紧张,只是错位,一会你抓紧被褥,痛就喊出来。我片刻便能为你接好,不消半日你便能行走自如。”墨白用油口为他擦拭脸颊的汗珠,一面右手在他脚踝上轻抚缓解他此刻的焦虑。

  “墨白,我生平最是怕疼,小时候练功,师父最是喜欢动不动鞭笞人,我身上时常没有一块好地方。所以最是怕疼,墨白你下手能不能轻微些,或者不用管他,没准过段时间便痊愈。”殷凤离伸着脑袋,一双桃花眸满是哀求。墨白从未见到殷凤离这般惧怕一件事的模样,心中不由动容,手渐渐松开他的脚踝。

  殷凤离见状不由松了一口气,看来墨白并未冷酷无情还是懂的为自己着想,也亏得自己一路上对他百般照顾。恍惚间,便觉得脚踝处传钻心的痛楚,墨白先是安抚殷凤离,给他一个自己答应他不予治疗的假象,再趁其不备为他接上脚踝。

  “松开你的手,快要被你勒死了,试试你的脚踝,看看还痛吗?”墨白冲着埋在自己怀中的人道。

  殷凤转动起湿漉漉的眸子,将信将疑的抬起脚踝,果不其然,脚踝只是剩下轻微的刺痛,转动起来已无大碍。

  “怎么样,我没有骗你吧,伤筋动骨一百天,你这几日便在厢房内待着,不要没事出门。这脚踝养好了才可随意走动。”墨白从架子上取下跌打损伤的药酒,轻轻的为殷凤离擦拭。又用纱布细心的包扎好。殷凤离托着下巴,一脸不可置信,一向处处看他不顺眼的墨白,竟为他包扎。

  偶然瞥见窗外的两团黑影,不觉玩心大起。他将包好的脚伸在墨白的腿上,另外一只完好的腿移动到墨白身旁。双手环着墨白的臂膀,与他四目交汇。

  “你又要玩什么花样?殷凤离我警告你不要得寸进尺,若非我被云烟阁主威胁,也不至于错过与父亲的以后一面,至今抱憾。自古正邪不两立,你不要再接近我!”墨白几乎不近人情,他们修道之人。最忌讳的便是色,所以云莱山上清一色的男弟子,也曾见到女子。

  动心一类更是无从谈起,可是自从自己下山以来,为叶青城的温柔体贴所折服,心中狂跳不止,虽相处时间不长,但他尤其记得叶青城与他说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眼神

  殷凤离狡黠一笑,十足像贪吃的孩童。方才你趁其不备,将来我的脚踝接好,确实我应该感谢你,倒同时你让我遭受剧痛。该当如何?”殷凤离鼻尖抵着墨白的鼻尖,他身上一起香甜的气息,直将墨白熏得头昏脑涨。

  “你想要怎样?此乃无奈之举,脱臼不加以复位,时间久了,便难以复位置,甚至你的右脚裸一到阴湿潮热的天气,便时常疼痛难忍,辗转难以入眠。”墨白以为他小孩心性,便不住规劝。

  谁知后肩一凉,上衣被殷凤离,修长光洁的手指拉扯开,他整个头埋在墨白肩处,张开樱唇,便是轻轻一咬。

  墨白倒吸一口凉气,扼住殷凤离的命门。“你做什么?”自己肩膀上赫然留下一排牙印,甚至有些地方渗透出血色来。染的殷凤离洁白的齿贝上也沾染上一丝血色。

  “你方才弄疼我了,这下在你身上也留下我的印记,算是便宜你了。”殷凤离贴在他的耳边细语呢喃,十足的恶趣味。

  墨白试图将他推开,却被他整个身子像水蛇一样缠绕上去。“你不要胡闹,快点下去,你就在我厢房休息吧,我去书房。”墨白冷声道。说着不由分说的掰开他的手指,却被他握紧指甲,与自己十指并拢。

  “那两个小厮都比你识趣,你怎么像个石头一样,佳人在怀,你都无动于衷。夜已深,让我服侍你休息吧。”殷凤离狡黠一笑,开始扯他的衣袍带。

  “我去书房,你不要胡搅蛮缠,再说你装扮的是个女儿家,我在你这无故下榻,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也不好。松开,不然我可不顾你的脚伤。”墨白冷面催促,他不知自己是怎么了,若是一般男子,兄弟间同床共枕也无甚异常。只是这殷凤离长相阴柔不说,连贴着自己的身子,软软绵绵,摸起来更是爱不释手。

  墨白正了正色,那人却依旧像个八爪鱼,缠绕着自己身上,细腻光滑的脚背踩在自己腿上,虽上面缠这纱布,但更添加凄美之感。

  “美人自荐枕席,那有拒绝的道理,墨某就恭敬不如从命。”墨白经历了一天变故,早就疲惫不堪。他一手枕着手臂,一手握着殷凤离精致的下巴,一副轻佻慵懒的模样。与他以往的模样大相径庭。

  殷凤离反倒脸上起了可疑的红,自己本想捉弄墨白,谁料反被捉弄,不由微愠。“松开,登徒子,不要对我动手动脚,你看看窗外,是你那后母亲纳兰派来监视我们的人。”殷凤离意有所指。

  墨白研磨他玉淬的面颊,半晌道,“你多心了了,那是母亲派来服侍我们的,她怎么会派人监视,今日乏了,就在你这处安歇了。败坏你的名节我也不管了。”说着墨白一个翻身,留给殷凤离一个宽阔的后背。

  殷凤离咬了咬唇角,也不在说下去,看来墨白今日事真的累了。倒是看到他背对自己,心里不是滋味,难道他真的那么讨厌自己。

  夜半墨白察觉怀中多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,殷凤离艳丽的面庞,映现在他眼前。额头前几缕碎发落在自己脸上痒痒的。他将殷凤离往一旁推了推,殷风离在梦中呓语身子还是不由凑近他,仿佛察觉他身上的热源般,不愿片刻离去。墨白无可奈何,只得将人搂在怀中,他这睡姿。怕是没有几个能容忍。

  翌日清晨,墨白睁开眼发觉殷凤离正一双桃花眼,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。眼神故意扫了扫自己落在他腰间的手指。“没想到墨世子还是个风流人士,你这是想到那家姑娘了,误把我当做人家姑娘搂在怀中。还是想起你那小美人!若是你那小美人知晓原你只是登徒子,还不知要多伤心。”

  “你不要胡说,昨日是你自己钻入我怀中,我一将你推开,你便不住的发抖,我怕你是得了什么怪病,一时心软才没有将你推开,你倒好反咬我一口。天下没有这般道理。你莫要在此诋毁我。”墨白争辩道。两人虽嘴上争端,但还是紧紧搂在一起,仿若自然而然。

  “谁知道你是不是人面兽心,我堂堂男子汉,要钻也是美人怀中,那会是你这粗糙的汉子。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。”殷凤离眼角一抬,仿若花色,伸展腿脚直接将墨白登下床。

  《浅尝则欢》看着九幽天帝一路征战,算下来,也差不多一年了吧。每天,跟随着主角一路杀伐,热舞沸腾!真希望九幽一直不要完结,永远伴随着我们。
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今晚马开奖结果| 香港九龙图库乖乖图库| 香港六和彩管家婆彩图| 白小姐心水论坛免费彩图| 真道人开奖结果| 香港官方财神网站| 六合彩手机网| 桃花岛心水论坛| 六合采免费| 状元红心水论坛走势图|